当前位置:首页>家电维修>燃气灶>

大帝燃气灶报价(万宝燃气灶型号和价格)

大帝燃气灶报价(万宝燃气灶型号和价格)

更新时间:2022-03-24 10:27:35

□王祖青

老话说:“小人忖过年,老人怕过年。”不管你是忖,还是怕,这腊月一过,新年也就如期而至了。

现在的都市,哪怕是小城市,年味也是越来越淡。作家毕飞宇说,过年是很“乡下”的事。说实在,现在相反在乡村农户、在海边渔家,也许还能找到许多传统意义上的过年风俗。

说起过年的风俗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的年味。它虽然有些久远,但一切依然是那么鲜活。以至于如今,我只要听到腊月里一声鞭炮响,那关于过年记忆的闸门,立马就会打开,抖倒出许多关于过年的旧话题来。

有人说过年是从腊月二十三过小年开始的,我说,早年我们玉环人的过年,是从十二月初的做年糕时就已经开始了。做年糕,以前是腊月初家中的一件大事,往往邻里合聚在一起来做。从浸粳米,到石磨上磨,饭蒸上炊,石臼上捶,面板上揉,再到做成一条条年糕,手段好点老手,还会做成惟妙惟肖的鸡、羊、猪等不同形状的三牲祭品,用来谢年。记忆中那手做年糕的味道,是现在的机器糕无法比拟的,当然,年糕寓意年年高,祝愿生活年年好,那是大家都知道的。

过了腊八,街上卖年货的开始多起来,母亲们都会为小孩添置新衣裳,街上剪几块布,最差的也有母亲织染的“阿姨纺”。请裁缝到家里来,老大、老二、老三,一人一件的做。《白毛女》里杨白劳没钱买花,过年时只为喜儿扯上两尺红头绳的故事,我只在电影里见过,但奶奶在过年边常唱的“落雪落雨近年边,冇柴冇米实可怜”的哀叹调,我却从小耳熟会唱。可见,过年,对于那个时代的家庭来讲,并不轻松,所以,过年时有件新衣,有口好饭,有顿肉吃,已经是好命。至于“腊鱼、腊肉、腊白鲞”那是家庭条件好的人家才有的。

当然,过年真正热闹起来的,要等到腊月廿三或廿四。小年过后,老话讲“廿四掸蓬壅,廿五赶长工,廿六杀大猪,廿七,小戒刀乱劈。”每当此时,我们小伙伴们一起游戏时,说得最多的老话,莫过于这一句。话虽粗俗,讲的却就是过年前每一天忙碌的事情。当然,这小戒刀乱劈,你可千万别乱想,它指的是杀猪杀羊,杀鸡杀鸭,积极准备年货过年了。

民谚讲“腊月不除尘,来年招瘟神。”又讲“有钱没钱,洗洗过年”,所以腊月廿四,家里男人开始掸蓬壅,女人则“洗洗汰汰”,早年掸蓬壅也有所讲究,要用新竹杆和春季留下的早稻杆绑起来掸,新竹枝意在“以新除旧”,早稻杆说的是“早得吉”,等把一年来家中的晦气掸去后,便好送灶司菩萨上天。

“受一家香火,保一家安康,察一家善恶,奏一家功过。”这是灶司菩萨的职责。为了能让此君上天说好话,祭灶时用的一般多是甜食糖糕,是让灶王爷吃人嘴短,在向玉皇大帝禀报时,多说这家人好话。祭祀后将灶君像换新,两边贴上“上天奏好事,落地保平安”的小对联。此日,晚餐吃年糕,谓之“蓬壅糕”。只是,现在家家户户用的都是煤气灶,那灶王爷没地方好坐,所

接下去就是选中好日子准备谢年。

玉环人对于谢年,是非常隆重的。有句古话讲:十二月里炮仗响,雄鸡哥哥“苦惜相”。鸡是自家养的,元宝(猪头)街上买,福礼、鲫鱼(年年有余),摆上五果,荤素搭配,满满一桌,等到这天东海涨潮时,炮仗打三响,当家人点香烛祷告天地,祈求平安富贵。谢年后,一般全家同吃“谢年糕”,希望来年步步高。讲究点的家庭,年内经济上是只进不出了。

接下去几日,玉环港南片闽南籍和温州籍的人家炊松糕,港北太平籍人家包粽子。至于春节的零食,以前虽然没现在丰富,但老百姓也都会将一年四季储存起来的食物拿出来,像初夏收的蚕豆、小麦,秋天收的糕米、糯米、番薯,还有甘蔗、荸荠等等,到了过年时,这些食物,就会演变成我们可口的炒豆、锡饼、年糕、麻糍、粽子、炒米、糕条、甚至番薯片等等可口的零食。

老话讲“种田地猪栏、湖泥,哄小人甘蔗、荸荠”,我记得我自己小的时候,过年三十夜黄昏,兄弟姐妹一家人聚起来分炒豆、番薯片、炒米糖等零食,虽然说这些东西都是自家货,但那时,这些东西有得吃,也很高兴。

等到除夕,也就是腊月三十,这一天,就像王安石的诗里写的那样“千门万户曈曈日,总把新桃换旧符。”家家户户都撕去旧对联、旧门神,贴上新对联、新门神,挂上大红灯笼,并开始准备晚宴。晚宴最是丰盛,一家人团聚吃“年夜饭”,长辈给晚辈分“压岁钿”,大人们坐在一起聊天直到半夜边,俗称“守岁”。关门时,要放三响爆竹,叫“关门炮”。

现在,时代不同了,年轻人在陪老人一起看春晚的同时,发微信、送祝福、抢红包,会一直到子夜十二点。这时,新年伊始,烟花爆竹在零点齐鸣,天空璀璨,光彩夺目。

大年初一,人人穿新衣,早上开门要放鞭炮,俗称“开门炮”,寓意一炮打响。紧接着拜天地,点早香,祈求幸福快乐开门红。过去,大年初一有许多禁忌,比如不扫地,不动刀,不举针缝线,不讨债,不讲不吉利的话,不乱泼脏水(要倒在指定的缸里),鸡鸭不出窝,牛羊不放牧,商店不营业,农家不下地等等,近年来,这些禁忌渐渐少见。

大年初一早上第一餐,玉环人有吃炊饭,也有吃汤圆的,其寓意是蒸蒸日上,圆圆满满。港北地区初二、初三,据说因土地爷未落地,均是忌日,不随便走人家。唯有丧服人家,设孝堂举哀“接纸”。丧家第一年贴白联,叫“头座”,第二年贴蓝联,叫“二座”。一般初三下午涨潮时,接土地爷,这一点,玉环港北、港南是不一样的,港南正月初二就走亲戚开始拜岁,港北却要等到正月初四才开始。

拜岁,也叫拜年,早年晚辈要提双“包头”(桂园、茘枝、红枣、荸荠等)、长寿面等礼物,向长辈祝福拜岁。然后,长辈也要到晚辈家去,叫“还岁”。新女婿第一次上门拜岁,那就不一样了,要备大礼,用合篮担盛装猪腿、鮮鱼、鲜虾、蛏子、花蚶以及“包头”、长寿面、老酒、香烟等物,礼品上还要贴上红纸,喜气洋洋携媳妇一起回娘家。老丈人家办起丰盛的佳肴接待,还请来亲友陪宴。那么老丈人到女婿家还岁,女婿也同样设宴回请,排场照样体面。

拜岁走亲访戚,一般在初四至初八,此来彼往,筵席不绝,有些人家亲戚多,走不过来,到了正月十几了还在拜岁,楚门有句老话讲:“拜岁拜到月半后,不像猢狲不像狗。”当然,这只是讲讲笑话。

春节期间,玉环主要的文化活动,港北片早年有舞龙,舞狮子、五兽戏龙,迎抬阁,闹财童等活动。港南乡间至今仍然遍兴舞龙、鱼灯、马灯、车板龙灯,既为募资,也庆吉祥。舞龙到元宵节时进入高潮,至十八夜杀龙,吃龙肉,闹猛的舞龙活动才告结束。

过年到正月初八,人们一般都开始上工了,年也就走向尾声,但拖拖拉拉过年的节奏不会一时停歇,等到过了元宵节看完花灯,那年才算真正过完。

岁月更替,风俗渐变,年味虽然渐渐淡去,但儿时的过年记忆,却在心里永记。

最后,祝愿天下太平,瘟疫远去,天天都像过年一样,人人幸福、吉祥如意!

作者简介:王祖青,浙江省散文学会会员、台州市作家协会会员、玉环市作家协会副主席、玉环市楚门镇《曲桥》杂志执行主编。

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作品,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、复制、摘编、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,否则本报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。

来源:钱江晚报·小时新闻